?
語種
中文簡體 中文繁體 English
營業廳
網上營業廳 掌上營業廳
返回頂部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苦水滋養的精神綠洲
2021-04-08 人民郵電報
分享:
   

初春的新疆氣溫已經回升,但在哈密市以東135公里的戈壁灘上,呼嘯的狂風卷起陣陣黃沙,氣溫依舊寒冷。一望無際的荒漠戈壁上,一口苦澀的水井被枯黃的蘆葦包圍著。自清代開始,這處戈壁荒漠中的地標就被稱為“苦水驛”。

1955年,哈密長途電信線務站為維護蘭州至烏魯木齊長途通信線路,保障新疆至內地通信暢通,在此設立了護線巡房。從此,以哈密線務段吳朝智為代表的維護人員飲苦水、抗風沙、戰酷暑、斗嚴寒,創造了全段連續六年通信無障礙的“苦水神話”。

20世紀初,人們把身居“苦水”不怕苦,全心全意為通信事業奉獻的精神稱之為“苦水精神”。1966年3月8日,在第十六次全國郵電工作會議上,“艱苦奮斗學苦水”的號角率先在全國郵電職工中吹響。從此,這里成為中國電信新疆公司重要的紅色基地。2021年3月29日,伴隨著戈壁上呼嘯的風,中國電信新疆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邵新華在這里上了一堂特別的黨課,以此為契機,深入開展黨史學習的現場教學。

一口苦水井

從苦水舊址沿著覆蓋著石子的沙土路下坡,苦水井就掩隱在枯黃的蘆葦叢中。寒風中井水泛起層層漣漪,苦水人的故事就從這里開始。

新中國成立初期,維護通信線路條件十分艱苦。按照當時的情況,通信線路建成后,每30公里會設置一個包線段,每60公里設一個護線巡房。一旦線路開通,包線員就要進駐巡房,常年駐扎在線路上完成巡線任務。1955年,哈密郵電局為維護蘭州至烏魯木齊唯一的一條長途通信線路,在苦水驛旁設立了護線巡房——苦水巡房。以哈密線務段吳朝智為代表的維護人員,常年駐守在苦水巡房,守護東起紅柳井,西至蒙古包的67公里范圍內的線路安全。

上世紀60年代前,駐守者一個月的補給是3立方淡水、2兩清油和20斤粗糧。淡水貯存在池子里,上面用一些東西遮擋著。戈壁灘上日照強烈,蒸發量大,淡水很快就會用完,等不到下一次補給的到來,駐守者只能飲用苦水井中的水。

苦水究竟什么滋味?今年已經70歲的吳光祖老人曾是苦水巡房的一名線務人員,回憶起苦水的滋味,他記憶猶新:“苦澀,難以下咽。”苦水井中的水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臭雞蛋味,苦澀難咽。喝下苦水,嘔吐、腹瀉成了家常便飯。即使是用它洗衣服,衣服上也會掛堿霜,用它洗頭,頭發會成為毛疙瘩。

清代學者施補華曾這樣描述苦水驛:“苦水非苦水,征人淚化成,往來傾一勺,風味自分明。”苦水井的水是苦澀的,而喝過苦水的人都是最堅毅的。

這里自然環境惡劣,生活條件十分艱苦。夏季,戈壁灘太陽直射,地面溫度可達70攝氏度,坐在地上屁股都被燙得生疼。對于巡線人員來說,每天出工一個工具箱、一壺水、三個馕是標配。中午休息吃飯時,他們就躲在電線桿瘦長的陰影里遮一點陽光,露在外面的耳朵和肩頭常常被曬到爆皮。戈壁灘上的風向變幻無常,有時出工頂著風,返回還頂風。風刮起來,就像千萬把刀子飛舞,能削掉臉上一層皮,滋味無以言表。“人在線路在”,保護黨和人民的通信安全是線路維護人員的職業信仰。老一代線務員在線路上工作,被大風刮跑的,被洪水沖走的,遭遇寒流傷殘的,不乏其人。

在沒有光纜的年代,所有的通信線路都是明線,爬電線桿緊線和維護是線務員的日常工作之一。“我們當時有兩個人,從開春開始進行線桿巡檢,無論刮風下雨,每根線桿都要爬一遍。”吳光祖回憶道。

在苦水巡房67公里的巡線范圍內,共有1340根線桿,每根線桿高6.5米,線路維護人員全年巡檢和日常維護,累計登桿高度相當于攀登了6.5個珠穆朗瑪峰。而他們走過的戈壁有多長,經歷的困難有多苦,卻是無法用數字衡量的。

兩棵紅柳樹

在巡房舊址前,兩棵紅柳在初春的風中枝條搖曳,顯得生機勃勃。當年由線務員郭振嶺外出巡線時帶回并栽下的小樹苗,早已深深扎根這片土地,虬枝鐵干,郁郁蔥蔥,陪伴著一代又一代線路維護人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堅守在荒無人煙的戈壁上。

“對長途線務人員來說,艱難的是生活和工作條件,更是忍受孤獨。”中國電信新疆長途傳輸局原黨群工作部主任王小紅說,“惡劣的環境、艱苦的工作、難咽的苦井水,都不是當年苦水人最苦的事,最苦的是他們心里的孤獨和寂寞。當年,如果能在戈壁灘上遇到一輛車、一個人,能說上一會兒話,那是他們最快樂和滿足的事,這種快樂和滿足能讓他們回味數日。”

有一年夏天的一個晚上,一位駐守苦水房的線務員,在巡房外面的路上看到遠處駛來一輛汽車,他迅速從巡房拿出馬燈和一壺自己都舍不得喝的淡水招呼駛來的車輛。他搖晃著馬燈大喊:“停下來!歇一會兒!我這兒有水,我們說會兒話……”駛近的汽車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有些慌張地加大油門絕塵而去。后來才知道,那位駕駛員把苦水巡房的線務員當成戈壁中的“野人”了。

原來在當時,全國流傳著這樣一種對巡線員的描述:“遠看像個要飯的,近看像個燒炭的。”在這樣惡劣的自然條件和艱苦的生活條件下,以吳朝智、唐自廉、劉國清、吐爾遜等為代表的老一輩巡線員,用“苦干”彌補了當時社會生產力的嚴重不足,創造了全段連續六年通信無障礙的“苦水神話”。

1972年,剛剛二十出頭的吳光祖和徐玉成接過苦水巡房駐守任務,開始了他們的巡線生活。“剛開始工作也不習慣,因為啥?兩個年輕人在這個地方根本見不到人。”因此每次送水車來時,他們都會拉著送水人說上很久的話。

“沒有一點兒奉獻精神,在這個地方是待不住的。老一輩的線務員比我們要困難得多,他們當初在這兒的時候,出行就是靠毛驢,第二代線務員才有了自行車。”吳光祖說。

“出門一把鎖,進門一把火,夜晚守孤燈”是巡線人員最真實的工作生活寫照。茫茫戈壁上,只有生生不息的紅柳與他們相伴。

三代通信人

從20世紀50年代初至70年代末,一個個接力苦水巡房駐守任務的線務員,以頑強的斗志,不斷豐富著“苦水精神”的內涵,也激勵著后來者。20世紀80年代初期,哈密長途傳輸分局開始改變維護方式,由駐段維護變為集中維護,苦水已不再需要人駐守。

而“苦水精神”的傳承從來不曾間斷。從“苦水精神”創始人、全國勞動模范吳朝智,到“手凍掉了還有腳,照樣可以為人民服務”的唐自廉,再到“身在苦水不怕苦”、一住就是20年的馬全福,一代代勞動模范代表接續傳遞著精神的火炬。在“苦水精神”的哺育下,三代通信人在長達60多年的光陰里默默奉獻著。

2017年4月18日,哈密長途傳輸分局成立了“苦水班”。“苦水班”自成立以來,墻上掛滿了客戶送的錦旗,柜子里放滿了用戶的感謝信。這個以“90后”為主的班組,用年輕的力量傳承著前輩的精神。

精神的傳承一直在延續。2021年3月29日,一堂以《賡續紅色血脈,踵事增華紅色精神》為題的特殊黨課在苦水巡房開講。新時代的新疆通信人在中國電信新疆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邵新華的講述中共同追憶紅色崢嶸歲月,賡續紅色血脈。

從毛驢到自行車,再到二人一車為一組,變化的是工作和生活條件,不變的是通信人對事業的忠誠。無論是老一輩的“苦水人”,還是今天的新疆電信人,通信線路一旦出現故障,不管白天黑夜,刮風下雨,還是嚴寒酷暑,他們都會立即帶上工具,以最快的速度到達事故現場,克服一切困難恢復通信。

如今,“愛疆愛企、變革創新、合作奉獻、務實高效”的新疆電信精神已經成為新一代通信人繼續前行的燈塔。“現在年輕一代都在學習老一輩傳輸人甘愿奉獻、艱苦奮斗的精神,這種精神也激勵著我們在日常工作中努力把各項工作做得更好。以用戶為中心,保障用戶的網絡安全,就是我們要認認真真做好的事業。”苦水班班長李英杰說。

從明線到光纜,從微波到衛星,從固網到移動網……時光荏苒,通信事業的發展日新月異。從分散包段維護到后來的集中維護,再到現在的綜合化維護,通信線路維護手段在不斷革新,而“苦水精神”作為中國電信新疆公司的紅色基因代代相傳,生生不息。

苦水雖苦也甘甜。源于20世紀50年代的“苦水精神”,直到今天,仍滋養著無數通信人心中的精神綠洲。千千萬萬的線路維護員工,他們從戈壁荒漠中一步步走過,留下風沙無法掩蓋的足跡,這足跡,指引著繼續前行的道路。

青青青伊人色综合久久